jump to navigation

第二次抑鬱,也是最後一次! 2016/07/06

Posted by what2believe 光靈 in 抑鬱症經歷.
Tags: ,
trackback

3

三十出頭的我,在一家公司任職高層,當時已有房子、妻子、孩子,對於一個只有中學程度的打工仔來說,我經常對自己當時的一點成就引以為豪。

性格方面,我是個非常理性的典型男人,凡事相信邏輯分析,認為一切問題都可以通過思考解決。當時的邏輯是,思考越多智慧越多,因此,隨著種種工作與生活壓力的不斷遞增,我變得越來越相信和依賴思考,以為自己能夠承受無窮無盡的壓力,我的思考能力應該能夠為我解決人生的一切問題。我甚至喜歡思考未來將會如何的可能性,好讓自己能夠未雨綢繆,為未來可能出現的困難提前準備。因此,當時的壓力除了來自每天的生活和工作,還包括一大堆刻意為未來設想的預支壓力。

一天,好像一個不斷被充氣的氣球一樣,壓力的積累終於越過了爆破點,我崩潰了。剛開始的時候,我嘗試刻意控制自己的負面情緒,努力壓抑,與之抗爭,可是,急速惡化的情緒狀況卻排山倒海地湧向我,令我無從招架。我已經無法再無視情緒問題對日常生活的強烈影響,當時一些比較明顯的反應包括:

– 經常無故憂慮未來,凡事悲觀;
– 覺得自己無能,完全無法勝任當時的工作;
– 經常覺得情緒低落、自卑自憐、恐懼、無助、焦慮、做人沒有意義;
– 不敢單獨橫過自家門前的馬路;
– 不懂與當時只有三歲的兒子說話,經常無言以對;
– 對本來喜歡的一切都失去興趣;
– 經常失眠、身體疲乏;
– 不想與陌生人接觸;
– 無時無刻渴望有人陪伴、安慰自己;
– 反應變得異常遲鈍,在太太眼中,我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。

幾個星期以後,我終於見了精神科醫生。

當醫生聽完了我的訴苦以後,對我說我患了抑鬱症的事實,然後說會給我一些開心藥,服用後便會開心一點,起碼不會那麼辛苦。還記得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,難道一個人能否開心都要依賴藥物嗎?我的內心不其然地生起不服氣、不甘心的這個念頭。

服藥一次以後,我突然做了一個很奇怪的決定,便對太太說,我決定不再接受治療,不再服藥。對於心理處於極度悲觀和脆弱狀態的憂鬱病人來說,完全是個難以理解的決定。最不可思議的是,我並沒有後悔過自己的決定,其後一直堅持不依賴藥物。

結果,我在堅持上班,在沒有接受任何治療和服藥的情況下,抑鬱症的所有癥狀,在九個月以後完全消失了。而這,已經是我第二次不藥而愈的親身經歷……

溫馨提示:
關於抑鬱症的內容,只屬個人案例分享。由於不同病人的病情與狀況都可能不同,請勿隨便改變你正在採用的治療方式,否則,可能會引起難以預測的反效果。敬請留意。

Advertisements

Comments»

No comments yet — be the first.

Tell me what you think...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